极速快3骗局大揭秘|极速快3计划
  回到首頁 聯系本會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理論調研
 
破產債權人程序自治概論
論行政行為的成熟性標準
“明股實債”模式下的股東資格...
次位的違約救濟——請求給付發...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律師作用的...
不動產讓與擔保的實踐與思考
房地產開發企業破產中的購房人...
在限制與保護之間——同人作品...
 
法律資訊
 
浙江省物價局 浙江省司法廳關...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印發《關于...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浙江省人...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人民檢察...
關于公職律師崗前培訓工作有關...
關于印發《浙江省公職律師管理...
律師事務所證券法律業務執業規...
律師事務所名稱管理辦法
信息搜索
鐞嗚璋冪爺
次位的違約救濟——請求給付發票的訴訟性質研究
發表時間:2019-10-15 發布者:Admin 點擊率:625

浙江大公律師事務所律師    潘湘元  沈亞婷

    內容提要:在債的義務群中,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中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應該如何界定?當事人起訴要求給付發票是否為民事訴訟受案范圍?一方未給付發票應如何救濟?法院應如何處理給付發票訴訟?若判決一方開具相應增值稅發票,又該如何執行?雖最高院《買賣合同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就買賣合同中發票給付義務釋明,但就建設工程合同糾紛領域,尚未明確界定發票給付義務。基于發票的多重性質,本文主要通過實踐中大量案例、理論爭議展開討論,試假定發票給付義務為附隨義務,就厘清發票給付義務、訴訟性質并構建完整的訴訟處理框架進一步探討,使次位違約救濟得以實現。

    關鍵詞:給付發票  訴訟處理  附隨義務  違約救濟

    一、現有訴訟處理規則

    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的審判領域,不乏就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是否屬于民事訴訟受理范圍的司法爭議,甚至是同法院在不同時間、不同審級就同一案件持有不同裁判觀點。當然,除去合同法司法解釋明確將買賣合同領域的發票給付義務歸類至合同雙方在交易過程中應當交付的單證資料外,部分法院裁判文書中認為發票義務系公法管理職能范圍,不應由民事訴訟受理。本章節在北大法寶、無訟、中國裁判文書網等網站搜索到的案例中,選擇部分判決歸納整理現有法院訴訟處理規則。

   (一)屬于民事訴訟受理范圍

    1.判決繼續履行

    寧陵縣凱達置業訴X廈建設關于合同糾紛一審、中建二局第四建筑工程訴黑龍江省日出康城房產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均判決支持要求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并明確應當開具的發票金額。

    寧陵縣法院認為一方提供增值稅發票涉及對方的合法權益,未給付發票可能導致對方權益無法實現或不能及時實現,且在建設工程合同中,給付發票系法定義務、附隨義務,被告應向原告給付發票[1];最高院基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的法律關系基礎認為,雖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屬于無效合同,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已實際形成,雙方均應承擔相應權利義務,發票義務作為合同的附隨義務,同時也是建筑業納稅的法定義務,被上訴人均需向上訴人履行發票給付義務[2]。

    2.判決賠償稅款損失

    三帛公司訴金蝶廠關于未給付增值稅發票要求損失賠償一案不同于其他案件中純粹的未給付發票,而是涉及丟失增值稅發票抵扣聯后90日內未及時依規定實現抵扣進項稅[3],由此導致三帛公司需額外繳納24618.73元稅款。蘇州中院認為發票給付義務系附隨義務,一方未按約履行的應及時采取補救措施,無法采取補救措施的,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4]。故二審法院就該部分訴訟請求判決要求義務人按照相應稅款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3.不成立違約賠償

    部分法院雖認可未履行發票義務系違約的一種,但未能明確區分未履行義務的損失賠償與違約責任。例如最高院在武陽鹽化有限訴驚雷公司關于加工合同糾紛再審一案中認為,就雙方僅約定發票給付時間,而未相應約定違約責任條款的情形下,未給付發票的違約行為無法構成其對合同相對方的違約賠償主張[5]。

    4.給付發票所需繳納稅金的承擔

    合同僅約定給付發票,但未明確約定給付發票所需繳納稅金的承擔方的,出現義務方要求權利方承擔給付發票的稅金,應如何處理?這在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第十四冶金公司訴灌南溢鑫公司關于買賣合同給付發票糾紛一案、寧安紅城建筑訴源豐經貿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中均有涉及。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認為一方按約支付貨款的,收款方即應履行發票義務,關于要求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6],而要求權利方支付稅金以協助完稅開票的主張并無法律依據。相反,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則認為雙方已明確約定相應稅款于工程款支付前預先扣除,被告僅能在工程款中扣除應繳納的稅款,而不能要求原告給付發票或支付相應稅款[7]。

    牡丹江中院的判決僅將爭議焦點歸結為原告是否應向被告支付應繳納稅款,而忽視被告反訴于原告給付發票的訴求;且雙方當事人的約定實則擴大權利方行使權利的期限,若權利方未在工程款中扣除稅金,并不代表權利方放棄該項權利。故該判決已明顯背離民事審判原則。

   (二)不屬于民事訴訟受理范圍

    發票義務的定義在理論上一直未能統一,在實踐中已然。遼源市市政建設訴梁寶樹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中[8],法院認可發票義務系附隨義務,然而該法院在此認定基礎上卻將性質的確立加以限制于需立足于雙方合同的效力;法院最終認為未履行的發票義務仍舊應由稅務機關責令改正[9],持相同觀點的裁判文書不在少數。浙江省高院在義烏市大酒店與浙江牛建筑裝潢公司糾紛一案[10]、最高院審理內蒙古長融房產與四川建設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11]中,均認可該觀點,認為該糾紛的處理不屬于民事審理范圍,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由稅務機關進行處理,當事人可通過其他法律途徑解決。

    從建設工程合同的雙務合同屬性出發,當事人履行抗辯權的范圍僅限于就該合同的對價義務,支付工程款作為主給付義務,并不能產生與附隨義務的對等關系,無法就此產生抗辯[12]。

    實踐中曾遇到一方起訴要求支付工程款,對方當事人則依據合同關于發票給付義務的約定向法院提起反訴,卻未得法院支持,法院告知其另行起訴,后形成兩個因同一法律關系產生的案件。兩起系基于同一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事實及法律關產生的案件,依據最高院民訴司法解釋第233條之規定[13],應當合并審理。

    此外,因民事訴訟程序,起訴要求支付工程款一案已進行執行程序,另一要求給付發票的糾紛案件仍處于審判階段。尚且未能統一審判指向,確易導致司法資源的浪費,且嚴重增加審判人員、當事人等的負累。

    二、發票給付義務的法律地位

   (一)發票給付義務的屬性

    1.發票的公法地位

    發票義務在公法領域已有法律、法規及規章加以限制,規定納稅人銷售貨物或者應稅勞務的,應向索取發票一方給付發票[14],并由國家稅務總局統一負責管理;若義務人未按規定給付發票的,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15]。發票制度的推行是國家履行稅收管理職能、保障市場經濟穩定的有效體現,給付增值稅發票義務是出賣人、承攬人的稅法義務,具備公法地位。

    縱使法律規定嚴格,仍不免發生未正確履行發票義務或逃避履行,更甚者采取不當手段進行虛開、騙稅、偷稅漏稅等。此時,刑罰作為最后一道防線,就此增設相應罪名進行嚴厲打擊管控,以保障稅收管理、市場經濟的秩序穩定。由此,發票成為刑法中犯罪對象之一,與之相對應的發票義務具有刑事法律地位。

    2.發票的私法地位

    從實體法角度來看,《合同法》旨在保護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依據第107條[16],就建設工程合同中一方主體不履行雙方約定的發票義務,或履行了發票義務但不符合約定要求,那么建設工程合同相對方將有權要求保障自身權益。

    從程序法角度來看,建設工程合同一方主體要求相對方開具發票到底是給付之訴,亦或是確認之訴。有觀點認為,當一方主體以要求相對方繼續履行開具發票時,應當認定為給付之訴;另有觀點認為,當在雙務合同中相對方存在逾期違約情形時,可以認定為確認之訴。

    與一般法定義務所保護的不同,發票義務是從私權利保護范疇進行切入。付款方可將發票用以抵扣進項稅款,直接影響一方當事人可期待的合法權益的實現,故其履行不能時,應當被納入私法范疇。

    3.發票的義務屬性

    發票給付義務屬于從給付義務還是附隨義務?從給付義務是輔助主給付義務以確保債權人最大成都獲得利益,且發票給付義務與附隨義務的產生依據、履行階段、內容等均不相同,故發票給付義務故基于法律規定、合同約定或者交易習慣的發票給付義務具有從給付義務的特征。通過案例檢索發現,雖審判實踐中存在不同的司法觀點,但多份裁判認同發票給付義務系合同附隨義務,應當支持要求給付發票的訴求[17]。

   (二)本文觀點

    在理論及審判實踐中,確易混淆從給付義務發生與附隨義務。綜合以上分析,并結合最高院審判工作中關于承包人不履行配合工程檔案備案、給付發票等協作義務的,視作違約的處理規則[18]。發票在建設工程領域不光涉及到權利人稅款權益,還涉及到工程相應許可證申領、備案等實際權益,若仍以其為公法管轄來定義糾紛性質確有不妥,應將發票給付義務歸屬于附隨義務。

    三、附隨義務分析

    經濟的發展使得基礎法律關系衍生出的權利義務逐漸變得交錯復雜,不確定性增強,以致實踐操作難度逐漸加深。附隨義務雖系法定義務,但明顯不同于一般的法定義務;且相較于給付義務,法律效力較低的附隨義務亟須法定化,以突破其以往所依據的誠實信用原則。本文認為附隨義務同時具有法定義務和類約定義務的特性,附隨義務法定化、明確化已具備豐富的實踐背景,應突破傳統理念。

    從審判實踐角度考慮,法官常立足于當事人的意思表示,依據法律原則就該類義務進行確認、解釋。但面對復雜的經濟形勢,合同權利義務已不再如其概念定義的純粹單一,無法準確判斷一項義務的權屬;權利義務的不確定性阻礙其實現,從而喪失公平正義,有損法治的權威性。實踐中存有以附隨義務的法定性而推諉處理,故不光是理論,在實踐中同須明確當事人權益保護依據,例如大合同范圍內的發票義務,而不再僅以買賣合同為例,據以平衡多方權益。

    結合審判實踐,違反附隨義務應按照違反合同約定進行救濟。那么,既然存在違約,即應有相應違約責任規則、管理并合理區別于普通的合同義務,例如明確違反附隨義務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賠償損失等責任,同時區分承擔責任的限制。此外,關于合同權利義務中常被適用的法定解除權、約定解除權,附隨義務是否可以適用?本文認為,部分附隨義務確系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實現、可能存在的利益及可能造成的損失等,違反附隨義務的,應視情況允許當事人解除合同。同理,權利義務的抗辯權、請求權行使,應獲司法審判的支持。

    四、訴訟處理框架構建

    雖違反發票給付義務(即附隨義務)應按照違反合同約定處理,但不可否認附隨義務的來源基礎系法律規定,只能將其歸為合同義務中的一種法定義務,不能突破成為意定義務以過分勾畫行政范疇與民事范疇之間的界限。“訂約人不僅要履行他明確承諾的義務,而且要履行根據契約的性質,發生公平原則、習慣或法律賦予的義務”[19]。在建設工程領域,給付發票同為平等民事主體之間權利義務,并非純粹的國家稅收管理職能,應由民事審判受理。故,建議構建完整的訴訟處理框架,使次位違約救濟得以實現。

    (一)糾紛形態分析

    實踐中常見的起訴要求給付發票的事實有合同明確約定給付發票的、約定給付發票為付款前提條件的、合同未約定發票義務的、合同約定放棄要求給付發票權利的、當事人明確約定工程款(合同價款)不包含稅金等情況。本小節主要就以上所述糾紛形態摘選出符合本文觀點的裁判內容進行探討,并就訴訟處理框架提出幾點建議。

    1.合同約定給付發票

    首先是關于蘭州天智房房產訴蘭州西伯樂斯公司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20],兩審法院持不同觀點,二審法院判決撤銷原判:一審法院認為不屬于民事審理范圍。二審法院認為一審中反訴主張內容均系合同約定內容,當屬民事審理范圍。本案中具有公法性質的發票義務已由合同明確為合同義務,不再僅屬于行政法律關系。此外,給付發票雖為非金錢給付義務,但仍應由給付義務擴大包含,故應就雙方所簽訂的合同內容按照案件事實審理確認,以判定當事人主張是否有據可循。

    2.合同未約定給付發票

    其次,當合同未約定發票義務時,是否其不再具有附隨義務的性質爭議較大。一方面,中鹽甘肅武陽鹽化有限公司與四川驚雷壓力容器制造有限責任公司的加工合同糾紛一案中[21],再審法院認為雖然雙方當事人未就給付發票問題作出明確約定,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條之規定[22],仍不能免除當事人給付發票的義務。也有法院認為雖發票義務并非先履行義務,無法作為抗辯理由,但不可否認其系有效條款,應當由義務人按約履行[23]。相反,甘肅慶陽中院在審理飛虹網架西安分公司與廣廈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訴廣廈慶陽分公司等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時認為[24],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并無相關約定,故就給付發票的反訴請求不予支持。

    基于發票義務的法定強制性,發票義務無法刨除其法定特性,若允許當事人以合同約定放棄發票義務,易出現逃避稅收等不法行為。故而雙方約定放棄法定權利義務的,應認定為無效條款,即義務人仍應依法履行,何況是僅系未約定內容而非明示放棄。那么在發票義務履行不能時,應當允許當事人通過民商事訴訟程序尋求救濟[25]。

    3.關于開具發票應繳納的稅金

    第一類,合同未約定價款含稅。納稅人應依法繳納稅款,收款方的未及時納稅開票將導致付款方的額外支出(代繳相應稅款)以平衡市場,此時就會出現合同雙方當事人的權益不平等[26]。同理,合同未約定價款是否含稅的,應當依據市場交易規則、誠實信用原則及發票的特殊性認定,應當由收款方繳納相應稅款、開具合同約定金額的發票。

    第二類,合同約定價款不含稅。當事人不能以意思表示放棄法定權利義務,但不能阻礙當事人就相應款項的自主約定;即開具發票所應繳納的稅金,雖系納稅人法定義務范圍,但并不阻礙其與合同相對方就此金額承擔的相關約定,故就約定合同價款不含稅的,付款人應當依據發票的票面金額進行相應支付。

    4.判決給付發票后無法有效執行

    若法院判決支持要求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但判決生效后義務人仍未履行的,權利人又該如何救濟?本文擬通過較為極端的判決為例,就本節內容進行探討。

    首先,在郭某起訴要求被告給付發票一案中[27],嘉興秀洲區法院判決支持,但若后期就該判決內容無法履行到位的,法院僅指明可要求相關稅務機關處理,而不再列明其他執行救濟方式。民事審判程序通過對事實、法律的分析確認對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糾紛處理解決;民事執行程序則系保護生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民事權利得以實現[28]。上述案例中,法院似阻斷了當事人選擇民事執行程序維護的途徑。具有公法地位的發票,在執行時,可由法院執行局代當事人與稅務局溝通聯系,通過政府相關部門的介入實現執行案件的有效推進。

    其次,法院裁判一方開具發票,義務方以“代開發票”或其他當下可開具的發票類目按照裁判文書規定金額履行發票義務,是否合法有效?關于這一問題,發票義務由當事人意思自治約定的,屬于無效合同條款。即民事法庭雖僅對民事部分的事實法律進行審理,但應同時考慮并依據法律關于發票的強制性規定。

    5.以調解、和解方式處理爭議的

    若在調解、和解協議中明確“無權再主張其他權利”的,實踐中主要有以下觀點:一是既依據該條款描述,雙方當事人之間僅留有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就其他權利義務任何一方不再主張,即權利人不能再向義務人要求開具發票;另一種觀點認為該項約定系指向當事人在案件中提出的訴訟請求,但是未作主張部分的權利義務不受協議約束,權利人仍有權要求給付發票。當協議中僅列明支付事項時,應按照合同中未約定發票義務的情況處理。

    (二)框架構建

    依據《合同法》107條,違反合同附隨義務作為違約的一種,賠償應當依據權利方無法實現合同權益的損失認定。但不可忽視其產生的法律基礎特殊性,故權益的保護范圍應從期待利益、履行利益擴大至信賴利益、維持等利益的實現。在“營改增”的大環境下,對企業迎來更多機遇的同時,不可避免地需應對更多風險與挑戰,企業理應及時有效更新關于主位次位的權利風險預防與救濟措施,以促進其可持續發展。

    1.抗辯權的行使

    一方未付清工程款(合同價款)時,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應分別處理。

    一是雙方約定給付發票作為付款條件的,要求一方先給付相應增值稅發票的請求應予支持。當合同明確約定發票義務作為付款的先履行義務時,司法審判觀點逐漸趨向于認可發票義務的先履行抗辯能力。就天津濱海開元房產與天津市納川公司關于建設工程設計合同糾紛一案中[29],一審法院尚且認定付款義務與發票義務不具有對等性,一方以未履行發票而拒絕付款的抗辯理由無法成立,并就雙方已約定支付方式及時間節點,卻未釋明兩項義務的先后履行順序,故被告未履行付款義務已構成違約,應當承擔相應違約責任。后經當事人上訴,二審法院進一步審查認為,雙方簽訂的協議確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產生合同效力,依據協議關于支付設計費錢應當提供相應金額正式發票的約定,符合付款限制條件的設立,并雙方確依合同約定履行相應權利義務,據此應當駁回原審原告關于要求原審被告支付逾期付款違約金的訴訟主張。

    二是審判實踐中往往依據是否由合同明確約定,以區分判定未給付發票作為付款義務的抗辯理由是否成立。重慶市環發建設訴周寧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上訴案中[30],法院即以抗辯理由未在合同中明確約定作不支持處理。未約定履行順序的可以同時履行,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當事人協商決定履行順序、履行期限。

    2.繼續履行的適用

    關于給付發票這一項附隨義務,究其多重屬性,即使義務方未履行給付義務,權益的受損不一定能在民事領域有效體現。此時合同的履行將出現,一方合法權益受損卻無處救濟致使合同目的事實上的無法實現,義務方則享受合同目的的實現。無論當事人之間的合同有無就此義務作出明確約定,亦或是將其約定為先履行義務,司法實踐中,為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最大化實現,都應據實支持當事人要求履行發票給付義務的訴求,尤其是需長期履行或可能長期履行的合同。

    3.損害賠償的適用

    起訴要求就為履行發票義務承擔賠償責任的,與要求當事人給付發票的訴訟請求不同,若在司法判決當事人賠償相應損失而不再要求當事人給付發票,此類判決等同于雙方當事人約定放棄要求對方給付發票的權利,系違反法律關于發票制度的嚴格規定。此外,若義務人按照判決承擔損失賠償責任后,又依法履行發票義務,易造成義務人變相重復繳納稅金。故,損失賠償責任應當據實發生。

    就給付發票的判決內容,在尚未實際執行前,雖存在因義務人未給付發票致使權利人額外繳納稅款等情況,但這并不能絕對構成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未給付發票可能系義務人尚未開具發票,或已經開具發票但未給付或無法履行發票給付義務,例如上文三帛公司訴金蝶廠一案提到的丟失發票抵扣聯且超出補救期限。結合上述分析,關于發票給付義務衍生的損失賠償,應當在義務人仍未履行后,經法院強制執行程序或公法機構介入依舊無法實現的,損失才切實發生。

    4.解除合同的適用

    合同給付義務作為附隨義務,能否成就合同解除條件?合同法規定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的違約情形,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就此分析,給付發票將直接關系到當事人可期待的合法權益,極有可能導致權益方為實現合同目的而支出更多不必要的費用。雖然其處于次位的影響力小于主合同義務,但仍不能排除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可能。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無論是否為主合同義務,均構成一方的根本違約,理應賦予權利方的救濟權利。故當義務方未及時有效履行發票給付義務,應當允許權利方解除合同。

    五、小結

    依據《合同法》第60條之規定[31],附隨義務的保護對象包括但不限于當事人的固有利益,還應擴大至為使合同利益最大化而產生的輔助義務。隨著合同成立生效,依據雙方意思表示、合同履行過程中的意思表示所確立的附隨義務,已成為特殊的合同義務,此時若違反發票給付義務,應以違反合同義務的救濟方式予以救濟,即可采取繼續履行、解除合同、賠償損失等補救措施。權利人應得在民事審理范圍內要求對方履行發票義務的訴訟權利,而不僅局限于損害賠償,甚至是訴求無門。另一方面,發票制度的推行已成為我國管理職能一大突破,且發票在審判處理中已逐漸增強其對案件的證明力,給付發票的訴求也逐漸進入民事訴訟處理規則。然而,立法設計未能明確統一,以致司法審判時間屢現凌亂狀態,亟待立法規范實務操作。




    [1] 寧陵縣人民法院(2018)豫1423民初1654號判決書。

    [2]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922號判決書。

    [3]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增值稅一般納稅人丟失防偽稅控系統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稅務處理的通知》。

    [4] 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蘇中商終字第0627號判決書。

    [5]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182號判決書。

    [6]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2014)南商初字第165號判決書。

    [7]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黑10民終335號判決書。

    [8] 吉林省東遼縣人民法院(2018)吉0422民初285號判決書。

    [9] 《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九條、第三十五條。

    [10]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浙民一終字第152號判決書。

    [11]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482號判決書。

    [12]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18)新23民終431號判決書。

    [1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33條“反訴與本訴的訴訟請求基于相同法律關系、訴訟請求之間具有因果關系或者反訴與本訴的訴訟請求基于相同事實的,人民法院應當合并審理”。

    [14] 國務院《增值稅暫行條例》第21條。

    [15] 財政部《發票管理辦法》第4條、第36條。

    [16] 《合同法》107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17] 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202號判決書。

    [18] 審判工作,《中國法律年鑒》,2017年第1期第111頁。 

    [19] 《法國民法典》第1135條。

    [20]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1208號判決書。

    [21]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182號判決書。

    [22]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條第二款“單位、個人在購銷商品、提供或者接受經營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中,應當按照規定開具、使用、取得發票”。

    [23] 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2012)杭濱商初字第938號判決書。

    [24] 甘肅省慶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轄區(2013)慶中民初字第24號判決書。

    [25] 李煥然. 對民商事訴訟實務中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研究[D].上海社會科學院,2014。

    [26] 安海濤. 小發票蘊含法律大難點[N]. 人民法院報,2015-08-09(003)。

    [27] 嘉興市秀洲區人民法院(2018)浙0411民初4428號判決書。

    [28] 張衛平.民事訴訟法 第4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第482頁。

    [29]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8)津02民終289號判決書。

    [30]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1516號判決書。

    [31] 《合同法》第60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紹興市律師協會 2007-2012版權所有 管理登陸 郵箱登陸

地址:紹興市延安東路652號新地大廈701室 浙ICP備12035809號 技術支持: 冰點網絡科技

极速快3骗局大揭秘 平安彩票备用网址 胜平负计算 苹果彩票苹果 福建时时彩玩法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 四川快乐12任三投注技巧 手机腾讯游戏大全列表 大乐透预测最准下一期 大河两码中特